/!无广告!

    隔了大约千米的距离,林凡利用天目观察着战局,那个山洞很深邃,里面像雾霭一样弥漫着大量的阴煞之气,遮挡了大半的阳光,

    这也是为什么那头僵尸敢于在白天出来活动的原因,

    阴煞之气可以助长僵尸的实力,相应地也削弱修者的实力,所以天老要在那山洞中杀掉那头僵尸实为不易,经过长时间的缠斗后,天老和那僵尸身上都挂了伤,显得筋疲力尽,

    那僵尸见天老缠斗不休,发出愤怒嚎叫,显得极为的暴躁,但是因为不会飞行,实力受到了很大的限制,

    每当它作出攻杀时,天老便巧妙地飞起闪躲,而它双目中所发出的红光气机,在阳光暴射的白天显得极为的微弱,竟是无法将天老锁定。

    这样一来,天老利用可以飞行的优势,于半空中不断地用法宝攻击那僵尸。

    处于劣势的僵尸且战且退,这时竟是朝洞穴逃去,天老见它要逃走,便不给它机会,身形一闪挡在了它逃走的去路,双手齐出,对着那僵尸齐齐一指,顿时两把长矛法宝轰轰冲出,冲向那僵尸,

    那长矛是一次性法宝,上面被他加持了神秘的符咒,那红色的符咒如跳跃的火焰一般,看上去有几分的诡异。

    在那两把长矛临近身前时,那僵尸双手齐出,手上阴煞之气弥漫,准确无误地抓住了那两把长矛,然后厉啸一声,正要将两把长矛反搠出去时,那天老脸上露出得逞笑意。嘴里大喝“爆!”

    爆字出口时,只听轰轰两声、那两把长矛轰然爆开,长矛上面火苗般的符咒直接破开了僵尸身上的阴煞之气,随之爆炸波破开了僵尸之躯。将那僵尸炸飞出去,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,重重砸落在地、

    在地上抽搐了两下,那僵尸便一动不动了。

    “该死,一个小小的僵尸居然如此难缠。非要老夫施展出杀手锏才肯去死……”天老咬牙切齿,以为僵尸已死,便踏步向前,走向那僵尸,

    当他走到僵尸跟前时,那僵尸呈趴着的状态,天老露出一个得色,喃喃道“嘿嘿,待老夫取了你一身阴煞之气,老夫的阴兵便可以祭炼而成。阴兵一出,神鬼莫测,杀人于无形,到时候老夫的实力就会空间的壮大起来,哈哈……不虚此行,不虚此行呀……”

    得意地笑罢、他踢了那僵尸一脚,将那僵尸之躯踢翻过来,那僵尸翻过身来后却又挺尸一般地,陡然绽开双目,然后张开了大嘴。嘴里吐出一柄阴煞之剑……

    这阴煞之剑乃是这僵尸一身的本命真元煞气所凝,不到生死关头决不会使出,一旦使出便再不能活,其实也是与敌人同归于尽的终极杀招。

    天老大惊失色。然而这时闪躲已是不及,咻地一下,那阴煞之剑射入他的脖颈,化作一股阴煞之气,在他体内弥漫开来。

    天老扑通跪倒在地,双手捂着脖颈伤处。双眼瞪大,显出极度惊恐之色,嘴里发出含糊不清的声音“啊……啊……”

    见那僵尸假死,突发袭击,至双方两败俱伤,林凡再不迟疑,立即向着那山洞飞窜过去,左刀飞起跟上。

    当林凡飞落在山谷中时,那僵尸已死,天老全身抽搐,浑身上下蒙着一层白森森的气体,那是阴煞之气,

    那僵尸一身的煞气真元全部进入了他的身体,偏偏他又不具备火系灵根,体内没有火系灵气更不具备火系仙液,所以这时候他修为再高,也无法将那阴煞之气逼出体外,这时候只能等死……

    看到林凡飞落身前,天老像是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,立即挣扎着爬起,上前抱住了林凡的双腿,眼中显出深深的哀求之色,嘴里含糊不清地道“救,救我……”

    林凡俯视着他,冷笑道“救你?……我凭什么要救你?”

    “我、我有好处与你……”天老的身体即将被冻僵,拼却最后的力气说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好处?”林凡问。

    “我储物戒中,有许多法宝,我,我都赠与你……”天老艰难地道。

    “我,我还有一把阴刀,非,非常厉害……”说到此处,天老被冻僵,说不出话来。一双眼睛却大大地睁着,盯着林凡,满眼祈求之色。

    林凡意念一动,火系仙液涌入右腿,由右腿渡入天老身体少许,

    在那火系仙液的驱散下,天老体内的阴煞之气散了不少,身体解冻一些,又能开口讲话了,他见林凡居然肯出手救他,便又急切地道“救,救我,我还有好处与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好处?”林凡并没有打算救他,他只是渡了少许的火系仙液,那点量也只能给他的身体解冻,让他能开口说话,并不能完全驱散他体内的阴煞之气。

    “东山王已死,东山部落已由我掌控,东山部落有大量的灵丹妙药、财富多多,到时候随你挑选索拿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骗鬼呀,东山王为了拍得神女鼎已把东山部落财富掏空,你居然还说财富多多……?”

    “瘦死的骆驼比马大,东山部落不像你想像的那样不堪,再说老朽还有一些积蓄,到时一并送与林少侠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,”林凡权衡了一下,点点头,又渡了一些火系仙液到天老的身体内,不过这些火系仙液,也只能将他体内的阴煞之气驱除四分之一,不过却可以让他站起来走路了。

    天老艰难站起,一运力发现体内阴煞仍然还存留大半,便苦笑一声“嘿嘿,林少侠是信不过老朽呀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哪一点值得我信你……?”林凡反问一句道“想要完全驱除体内阴煞,就必须老实听话……”

    天老显出黯然之色,仿佛一下子苍老了百岁,冲林凡抱了抱拳“以后老朽就是少侠的人了,老朽甘愿为少侠鞍前马后,任凭少侠驱使……”

    林凡才不会信他鬼话,不过却是温和一笑,道“先不说这个,你先告诉我,你刚才所说的‘阴刀’法宝,是指何物……?”

    见问,天老像是没听见一般,默不作声了。

    “你是有自知之明的人,希望不要让我问出第二遍……”林凡面色冷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其实……其实‘阴刀’并不是太厉害,只是一件比较毒辣的法宝,适合偷袭,遗憾的是,我还没有炼成……”天老虽然轻描淡写地开口,遮遮掩掩地道,明显还是不想把阴刀交出来。

    “交出来。”林凡冷冷地开口。天老的态度让他十分不悦。

    天老知道阴刀不保,心中暗叹一声,手一翻,一道乌光闪动,手心多了一枚刀片,中指一般长短,两根手指一般宽度,凌形,宛如一条小鱼形状,乌光闪闪,

    天老将阴刀递过来,道“这便是阴刀了。”

    林凡也不多话,手一招,那刀片飞起,落在他的手中,他将那阴刀平放手心,先是用灵力抹去上面的神识烙印。然后剔破食指,滴了一血珠在上面,

    那血珠隔入阴刀中,林凡便觉得与那阴刀隔为了一体,于是阴刀的来历与祭炼方法,悉入心底。

    原来这阴刀是埋在九阴绝煞之地的一块凡铁,经过阴煞之气上万年的滋养,变成了一块阴铁,有修者机缘巧合,无意间得到,见这阴铁煞气无比,便把它打造成了一把刀,称作阴刀,阴刀满含煞,如被其伤,刀上阴煞便会趁机从伤口侵袭入体,如果是拥有火系灵根的修者还能靠火系灵力自保,或者是有其它火系灵根修者相救,否则必死无疑。

    当然了,现在的阴刀,阴煞之气还是不足,还没有达到一定火候,还不能在瞬间毙人性命,也可以说是没有炼成。

    林凡托着那阴刀,虽然隔着皮肤但仍然感觉一股森寒之气。透入肌肤,虽然,现在林凡是阴刀的主人,但这样长时间的托着阴刀。同样会受它反噬,林凡这时只得催动火系仙液抵挡,

    这时,他的目光从阴刀上转开,盯向天老。问“你刚才说,这阴刀还没有炼成对吧?”

    “对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冒险来杀这头僵尸,不会就是为了祭炼阴刀吧?”

    天老点点头,有些懊丧,如果不是祭炼阴刀,现在他也不会落在林凡的手里。后悔呀……

    “要炼成这阴刀,还需要斩杀多少头僵尸?”

    “一头即可!”

    林凡点点头,陷入沉思,刚才被斩杀的那头僵尸,一身的阴煞之气都化作了那枚阴煞之箭射入进了天老体内。所以想要祭炼阴刀必须另寻一头僵尸。

    沉吟了半晌,林凡果断地道“那就再斩一头僵尸,把这阴刀炼成,让它大放光彩……”

    这时,一旁的左刀小声提醒道“凡哥,怕是没时间了……”

    现在,距离天黑只有一下午时间,也就是说,域城淘汰赛还有一下午时间就要结束,他们必须要在天黑前赶回安阳城。

    一下午的时间,别说是杀一头僵尸,就是找到一头僵尸都难,首先。白日里僵尸很少有出来活动的,再者,僵尸与兽尸体内的阴煞之气虽然差别甚大,但体表的阴煞之气却是一样,神识根本就分辨不出,二者混为一体。这样漫无边际地寻找,太耗时间。

    “无妨!”林凡说着,飞出山谷,身子落在一座山峰之巅,打开天目,极目远眺,顿时万里之外的地方悉入眼底,十分的清晰,当他的目光扫了一圈后,立即便有了发现,只见几千里外的一个山谷中,一头僵尸从洞穴里爬出来,在山谷中来回地走动,见状林凡心中一亮,然后交代左刀道“带上他,跟我来。”

    说罢,林凡向着那山谷飞去,左

章节目录

我可以无限转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调教三国只为原作者定海天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定海天并收藏我可以无限转化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