卖茶老妇也只歇息了一天,她烧了半辈子茶了,突然不烧茶,竟然坐立不安,再看空荡荡的家,还是不知不觉的向茶棚走来——虽然客人少了,但好歹还有那个姑娘在。

    虽然那个姑娘传言很凶,但在一起久了就会发现,姑娘不凶的时候其实很可爱——她会跟她闲聊,吃她的茶,还会把那些粉嫩嫩甜滋滋的点心给她吃。

    卖茶老妇有时候忍不住想,她要是有个孙女,也会是这么的可爱吧,但旋即又自嘲一笑,可爱都是用钱养出来的,她这种穷人家,只能养出来烧灶火灰头土脸的小妹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卖茶老妇摇摇头,加快脚步,但再走几步就听到那边有人声嘈杂——咿?此时转过一条弯路,能看到整个大路,草棚前的大路上站着七八人,有男有女,还有两个箱笼,箱笼上绑着红绸。

    这是怎么了?

    “丹朱小姐。”男人对着草棚里罗汉床上的陈丹朱拜倒,“多谢你救我儿。”

    妇人也在其中,抱着小儿跟着跪下。

    陈丹朱被这夫妇大礼拜也没有惊喜的起身,视线只看妇人怀里的小儿,笑眯眯问:“好了吧?能跑能跳吧?”

    妇人低着头不敢看她应声是,小儿没那么多畏惧,好奇的看着这个漂亮小姐姐,攥着拳头说:“我能跑很快跳很高。”

    陈丹朱呀了声:“那真厉害啊。”又叮嘱,“不过以后小心些,别动那些长的好看的蛇虫。”

    小儿虽然小也知道自己这次被蛇咬了,当时的痛还没忘记,便将头埋在娘怀里不说话了。

    陈丹朱请这夫妇起身,笑吟吟道:“孩子没事就好,不用这么客气。”

    他们也没想客气——这夫妇想到闯入家中握着刀的人的威胁,挤出满脸的笑,指着身后摆着的两个箱笼:“救命之恩当涌泉相报,小姐,这是我们的全部家财——不是,我们的心意,权当诊费。”

    陈丹朱摆手:“我这段时间免费,不收钱,不用给。”

    不要钱啊,那怎么行啊,回去被杀了怎么办?妇人的眼泪就要流下来。

    “丹朱小姐。”她抱着孩子哭道,“你不能这样啊——我们家就这一个孩子,你救了他就是救了我们的命,你要是不收钱,我们夫妇两个死在这里算了。”

    呀,那倒没必要啊,陈丹朱看他们夫妇哭的真心,便看阿甜:“那,我们收下?”

    阿甜已经欢喜的不得了,连连点头:“小姐收下了这就又救了他们一命,胜造七级浮屠了。”

    陈丹朱失笑,她倒也不纠结免费不免费,说免费是为了吸引人,既然人家诚心要给钱——

    “好。”她点头,“我就却之不恭了。”

    夫妇两人如同卸下了千斤重担。

    “多谢丹朱小姐了。”男人道,“我们回去后,会对人宣扬丹朱小姐的医术高超和仁心仁义。”

    陈丹朱摇着扇子笑:“也不用那么夸张,我现在还在努力学习中。”

    果然是在学习中,拿他们当练手——妇人的眼泪流的更厉害了,忍不住喃喃道:“我们怎么那么倒霉——”

    哎?陈丹朱看她。

    “不是不是。”男人忙挡住妻儿,对陈丹朱施礼,“我们能遇到丹朱小姐真是太幸运了。”

    陈丹朱莞尔一笑。

    “那我们就告辞了。”男人再施一礼,急忙转身将妻儿扶入车中,自己上马带着家丁们疾驰而去。

    路上荡起尘烟。

    “怎么走的这么急。”陈丹朱道,“我还想送他们一些药呢,我看这妇人脾胃不太好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,让竹林给他们送去。”阿甜大方的说道,“让他们感受到小姐的心意。”

    站在路旁大树上的竹林,看着不远处大树上站着的护卫,这个护卫叫枫林,也是骁卫,适才跟着这夫妇一行人过来的。

    枫林的到来让他很不解,适才已经上前询问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事,这家人治好了却不想来道谢。”

章节目录

问丹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调教三国只为原作者希行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希行并收藏问丹朱最新章节